anliwn

绝对异端04

  • 初窥

黑瞎子在矿洞里已经4个小时,吴邪并没有给他任何线索。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他对黑瞎子的业务能力赞赏有加,每次这些棘手玩意都不会少了黑瞎子那一份。黑瞎子内心是绝望的,他习惯性摸了摸夹克,想抽口烟。但也只得压下烟瘾,这里的矿洞已经变得崎岖不堪,明显这里是还没有来得及挖掘,空气渐渐地稀薄。血煤,他现在还没有发现,只得继续前进,从这里开始运煤的铁轨就断开了。他蹲了下来,用牙咬住手电,摸了摸铁轨的横截面,横截面并不是一刀切,而是十分不整,非要形容的话倒是像狗啃一样。接着他抬头看矿洞顶,专门来夯顶增加稳定性的木条也是从这里往前就没有了。证明了当时的人走的时候是非常混乱的,旁边用来切割铁轨的机器都来不及带,好像只想切完就逃走一样。拍了拍双手,黑瞎子继续拿着手电向前走。大约走了一百多米,他就发现前面有一道铁门。和平常的铁门并没有什么不同,原本用来锁住门的锁头和铁链也被人拆了下来。果然,解语花曾经来过这里,黑瞎子的直觉没有错。

想想也知道,确定了墓在矿洞下面,最省事的方法就是直接从矿洞里直接下去,而不是从外边再打盗洞。黑瞎子推开了铁门,在距离铁门大约十米的地方有一台升降机,它通往的是这做山包的中心。现在升降机还在地下面,他找到升降机的开关拉动升降机。摁住手表的计时功能,等到升降机出现在他眼前刚好21秒。按照一秒是一米计算,这里面的高度至少有20米左右。黑瞎子乘着升降机下去,大概还剩10米的时候他就闻到了一阵血与铁锈闻到的结合味儿。这是大姨妈的味道吗,这个矿洞合着还是个雌的啊。他跳下了升降机,照了照周围,“血煤”在手电的照耀下更加透露这一股邪气,怪不得那些工人吓破了胆。

黑瞎子慢慢打量起这个地下矿洞,这个矿洞果真是仓促得很啊。整体呈现一个半球的空间,上拱下平。再上手摸了摸墙面,血煤呈现一种砂砾质感,这不是煤。而是一种黑土加上血液的混合物。这是古代墓葬里常见的做法,当时修建目的的时候为了防盗,专门在封土层盖了这么一层玩意警示盗墓贼不要继续深挖下去,但是几年前铁牙不是挖了这个洞了吗。颜色那么鲜艳不符合常理。按道理来说,如果血液暴露在空气里,里面的血红蛋白会被空气氧化变黑,但这“血煤”为什么过了几年还会那么鲜艳呢。黑瞎子拿出了自己的瑞士军刀,扒拉开外面松散的墙土,越往下扒泥土就越坚硬。黑瞎子干脆坐在地上,自己也当一回考古工作者,他有一个大胆的想法。他把手电开到最大,慢慢往下照射,忽然看到一个巨大而且不规则的图形,自己正在图形的右手边边缘。那个图形是鲜红色的,和黑瞎子右手边黑色泥土明显不同。而自己站在的这个地方,是那个形状与黑土过渡的边缘。他打着手电往图形中间走,他发现了图形颜色的来源,是三具尸体。

这三具尸体是他杀的,脖子扭断一击致命,干净利落没有丝毫犹豫,是解语花常见的做法。这几具尸体统一坐着正对着黑瞎子,虚掩着背后的盗洞。尸体周围墙上的泥土好似朱砂一般红艳,果然这“血煤”吸血,几个人死也不足一个月但是干化的物理程度堪比沙漠里多年的干尸,白骨都显现出来了。现在黑瞎子明白了铁牙为什么会变成白骨,按照黑瞎子的推测,铁牙早就知道自己矿洞下面有一座古墓。为了掩人耳目,他在工人上报挖出血煤的时候装作不知道,底下又四处说这血煤的邪。在这个地儿,矿工们的文化水平不高,有的小学都还没毕业,迷信什么的也不足为奇。之后铁牙就作为老板一个人下去,美其名曰探矿。但是在这途中,他受了伤,又与这带“血煤”的墙面接触继而被这泥土吸干了血,变成了白骨。至于为什么他的白骨趴在领头的背上,黑瞎子可就真的解释不来了。毕竟这千年的墓,怎能没点邪气呢。

解语花为什么把自己带在身边的人都杀死,独身进墓里呢?


评论

热度(8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