anliwn

你要的都拿走(分手复合 he 情人节贺文)

黑瞎子走在胡同里,他已经站在这里两个小时了。他不知道回去怎么面对解语花,两个人一起同居的房子用尽充满着解语花的味道。这种味道太过于熟悉,导致他吸入胸腔就一阵闷痛。
他从来不是个矫情的人,但两个人这些年来越来越冷淡却是不争事实。
既然不爱了就散了吧。他不是没有留意过霍秀秀看解语花的眼神,那她一定比自己对解语花更好,在外人看起来更郎才女貌。
他已经受够每次两个人吵架解语花受伤的眼神,微微颤抖却从来不肯落下的泪。
回到家,解语花静静坐在沙发上对着账本。
淡淡的暖光洒在解语花周围,好久没有看过这样的解语花了。收敛起爪牙,穿的也是平常的家居服,好似一个初出茅庐的大学生。
解语花回头看看他一眼,没有说什么。
黑瞎子很想走过去抱着他,他一定很温暖不像自己那么寒冷。
够了!心底里有个声音说,不要再这样伤害他了!他值得更好的,但不是你。
黑瞎子直勾勾站在玄关,如鲠在喉。
“...散了吧。”黑瞎子说。
那边停止了动作,低头不语。
“...我去收拾东西。”黑瞎子补充到。
不到十五分钟黑瞎子就拖着二十寸行李箱出来,他的东西本来就不多。大部分都是解语花和他去宜家买的,但是现在怎么说都毫无意义。
这座房子就给解语花吧,至少还能变现。减少自己心里的愧疚,黑瞎子有时候真的是一个自欺欺人的高手。
“...这座房子里东西的所有权都归你,包括房子。我只要那条黑背。”黑瞎子说。
那条德国黑背是他们刚刚同居时候养的,那时候解语花还不喜欢狗,是黑瞎子死磨硬泡才说服解语花收养它。
“不行。你走,它留下。”解语花道。
“为什么,你根本不喜欢它。”黑瞎子没有想到他们居然会在分割一条狗产生矛盾。
“你怎么知道。”
那只黑背好似听得懂一样在解语花脚下拱了拱,黑瞎子见状不语默默离开。
双人的大床解语花躺在上面显得格外空旷,翻个身低头一看衣袖黏着黑瞎子黑色短发。他想了想起床上去阁楼那个房间,他很少上去。虽然喜欢在上面听雨,但是往往黑瞎子也会跟上来,对于阁楼来说两个男人也未免太拥挤。
霍秀秀发现最近解语花变得沉默很多,虽然工作还是那么一丝不苟,但是休息的时候却静静在那里发呆。最后她去调查才发现黑瞎子走了,霍秀秀心里了然。
自那开始,她天天去解语花那里时不时带上自己做的点心,亦或者汤。解语花也不拒绝,就这么过了一年。
突然有一天,霍秀秀觉得时机成熟了。
“雨臣哥哥,我喜欢你。不是妹妹对哥哥的喜欢,是想要和你携手共度一生的喜欢。我从小就喜欢你,我……怎么就比不上他了呢。”
解语花当然知道他是谁。
“秀秀,你对于我来说是很重要的人,我不能失去你。但是,我们真的不可能。”
“是因为他吗?放手吧,好吗?”霍秀秀早就知道结果了,但是还是想去争取一下。人都是这样,对未知的东西抱有莫名其妙的希望。到底在期望什么,她也不知道。
“……我不知道我能不能放下,但是重新开始一段感情对我来说太残忍。我没有力气了,对不起。”解语花平静道。
霍秀秀此时对黑瞎子嫉妒万分,她知道解语花是一个情绪波动不大的人。他很少对一段人际关系发出评价,也不会去肯定什么感情关系。他对在乎的人他会默默帮助守候,但是如果期待语言上面的描述,除非解语花不是解语花,否则怎么可能说出来这种话。黑瞎子啊,你到底有什么好,改变了解语花整个人。自己离开,也带走了他的快乐,何其残忍。霍秀秀输了,很彻底地死心。
黑瞎子接到霍秀秀电话已经是三天后,他住在西南一个小村庄,这里和县城有一段距离。来回要四个小时,而且路况不好。有时候他会自己一个人去山林里打猎,来补给食物,一去就是三天以上。黑瞎子对此还是乐此不疲,兴许是血统有游牧民族的关系。
“你可大的架子,我给你打了三十几通电话,你那里是火星还是怎么地。”霍秀秀语气不好,黑瞎子也不知道怎么回事。
霍秀秀不等黑瞎子开口,继续道“我不知道这件事应不应该和你说,本来你们就没有关系了,但是雨臣哥哥也许还是想见你最后一面。”
什么最后一面?黑瞎子听不懂,他极力回避第一时间想到的事情。
“他死了。”霍秀秀平静道。
“为什么道上没有消息?”黑瞎子脑子炸开,飞快寻找可以推翻这一事情的证据。
“你可别傻了,这种事情快肯定不会大肆宣传,要不就炸了。两天后,解家大宅,你爱来不来。”
黑瞎子平静地眺望远方,人伤心到极点就不会哭泣,只会木讷像个机器一样运转。
到了两天后,黑瞎子来到解家大宅还是不敢相信。他没有联系吴邪,生怕听到解语花死去时候的状况,他承受不起,也无力承受。
自己对于解语花,不过是一个过客,但是对于黑瞎子来说,他却是人生里面唯一的光。失去了光,他就是一个真正的瞎子了。
他没有惊动任何人,悄悄潜入大宅。即使是一个真正的瞎子,他还是想要窥得一线光芒。
找到解语花时候黑瞎子整个人都惊呆了。解语花活生生在眼前,仿佛不真实。
解语花躺在椅子上正在午休,比起以前他苍白消瘦不少。管家拿着文件进来,解语花又开始批示,与管家开始讨论。
黑瞎子知道为什么霍秀秀说解语花死了,整个人冰冷冷的,没有一丝感情起伏。
晚上,解语花回到家。他在家煮了点东西吃掉就带上黑背去公园。解语花看到公园三三两两是情侣,猛然想起今天是情人节。那又怎么样,只是平平无奇的一天而已,他看了看脚下的狗,突然笑起来。
黑瞎子看到解语花对这黑背笑了起来,心里一阵悸动。解语花当初要黑背留下,其实更想要自己留下,只是解语花怎么可能说得出口呢?解语花真的倔强又让人心疼,自己怎么就不懂珍惜。
解语花抬起头看到黑瞎子慢慢走过来,他还是和一起一样,只不过头发变成了寸头。猛然想起自己原来把黑瞎子记得那么牢固,以至于看到他的第一眼就知道他的变化。
黑瞎子抱住解语花,解语花一时间反应不过来。
“对不起,可以重新来过吗?”
解语花不语。
“我知道,我是个自私的男人。丢下你离开了一年,现在又来乞求。很莫名其妙对吗?没关系,你不答应我也不会再放手了。”黑瞎子把解语花抱得更紧,“我爱你。”
解语花一颤,回抱住黑瞎子。
“还有一句话,我只问一次,以后都不会再问了。为什么是我?”黑瞎子问。
“答案很长,回答的时间要一生,但是我没有想到。你愿意等我吗?”解语花答。
黑瞎子终于抓住了自己的光。

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其实这个是一个是关于信任的故事。我没有写他们为什么分手的具体原因,如果黑瞎子可以信任解语花对自己的感情,那么他就不会怀疑。反之亦然,解语花也是,如果挽留,那么会不会不一样?故事最后,黑瞎子还是对自己并不自信,问了解语花。但是解语花明白了,开始挽留黑瞎子,感情应该两个人一起经营的嘛!祝你们幸福
情人节快乐~我果然还是习惯写短篇~


评论

热度(22)